因为赶时间想尽快做出来

2021-04-28 09:22

今年2月开始剧本创作,在剧本创作时,团队采用三段式的故事来丰富剧情,包括飞机实验、校园回忆、试飞成功。剧本创作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构思完成后,摄制团队看了全球二十多所高校的宣传片和几家著名广告公司的广告片,其中就有东京大学。短片从4月开始拍摄,因题材类似,摄制团队比较多地参考了东京大学短片的叙事方式和表现手法。考虑到剧本改编自真人真事,且试飞的悬念、时空的错位、主角与老先生的深度互动等,都是东京大学宣传片没有的,因此没有改变拍摄计划。“现在看来,当初的认识显然是错误的。由于我们选择画质较高的4k技术拍摄,剪辑进度比较慢。因为赶时间想尽快做出来,在送审时,没有向学校有关部门全面汇报拍摄过程和背景情况。”滕育栋说。

昨晚,滕育栋介绍说,从媒体的报道上看到了乐娅菲的故事,觉得挺赞的,于是和她取得联系。进一步接触后,发现其事迹很有冲击力,女主人公的经历是独一无二的,她的事迹也是独一无二的,可以为其量身定做一部片子。

昨晚,《to my light》制片人、复旦大学宣传部副部长滕育栋公开了创作和拍摄过程的细节,并表示必须负起责任,坦诚地接受批评和质疑,并随时准备接受应有的处理。“作为制片人,我对这部片子对学校声誉造成的伤害深感自责,在此真诚地道歉。”

昨晚6时左右,复旦大学通过官方微信,发布了新版宣传片。该片时长12分36秒,介绍了复旦110年来积攒的师资力量、学术成果、人才培养理念等信息。沿用了以往“说话+祝福+表态”模式,风格接近国内大学的常规宣传片,与被撤下的争议前作,风格迥异。

一位从事宣传片制作8年的业内人士看过视频后表示,最大的模仿就是“创意”。该业内人士说:“相似度确实很高,按我们来说,模仿也行,抄袭也不为过。首先创意上是抄袭人家的,而且他用的模式和人家东京大学是一样的,都是穿着工作装,在校园里漫步,去图书馆或者跟教授看专业性的东西。从镜头角度来看,模仿了人家的镜头运用,比方快切的镜头,这个镜头很短,‘啪啪啪啪’就过去了,它的音乐节奏和东京大学的音乐节奏没有区别,它的音乐舒缓程度都是一样,舒缓或者抒情类的音乐,主要抄袭人家的是创意,镜头抄袭不抄袭也无所谓,大家都能拍出来这个镜头,最重要的应该就是创意。”

滕育栋称,复旦大学和东京大学并未就宣传片进行过交流,现阶段东京大学还未就此宣传片向复旦方面作出交涉。